须原

【崇诚-他和他的第一次】

昨天发的文字版打了码之后还是被屏蔽了,我也懒得改了

图片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屏蔽,将就着看吧



和崇仔刚开始交往没多久的时候,有一次喝酒时阿诚向猴子抱怨崇仔霸道的恶劣行径。
感觉自己被无形地秀了一脸恩爱的猴子无奈地回了一句:“那下次你就拒绝啊,像女高中生一样装可爱。”
阿诚翻了个白眼,觉得这个主意实在是烂透了。
然而在后来又一次被崇仔气的快说不出来话的时候,阿诚鬼使神差地做了个鬼脸,学着女高中生的腔调嘟囔一句“我才不要。”。
安藤崇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出声。
“你是笨蛋吗?”
大概也被传染了不正常的病毒,国王陛下竟露出温柔的宠溺神色。
于是阿诚也难得的像女高中生一般地红透了脸。


     写完这个月的专栏,真岛诚久违的打开电子邮箱,扫了一眼匿名邮件的内容,截图下来的是某论坛上关于国王和侦探不和的流言蜚语,直白地宣誓着恶意。阿诚随手将邮件投入垃圾箱,转头一看时间,到了和崇仔约好的点。傍晚的西口公园人渐渐多了起来,阿诚远远看见安藤崇。难得低调的崇仔带着黑色的鸭舌帽安静地坐在钢管椅上,察觉到视线转过头来盯着阿诚,鸭舌帽下锐利的眼神仿佛锁定了猎物的豹子,于是真岛诚默默的红了脸,意外这夏日的蝉鸣竟能让人燥热起来。


转载自:写手每日一题


Yes,I do 【Heroes 后续番外】

     真岛诚在被窝里翻了一个身,这是他醒来之后第四十六个。最后他终于还是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准备下楼开店。

     推上卷闸门,阿诚特地往外望了望,路上只有穿着光鲜亮丽的OL匆匆走过,把卷闸门推到最上,回头开始把水果箱一个个摆好。

     上次被崇仔强吻之后,已经过了三天。

     真岛诚被国王强吻之后怒揍国王一拳然后撇下国王逃跑的事在池袋已经人尽皆知,各种添油加醋的版本流传在街...

Heroes【下】


     ✲

     阿一被反手绑着,看起来没有要反抗的样子,但是我们刚刚已经吃过苦头,现在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相信他。围着的G少年都紧绷着身体随时待命,崇仔蹲了下来,盯着坐在地板上的阿一,问道:

     “你是难波江原来的老大青木那个下落不明的儿子?”

     阿一点点头,张嘴想要说什么,却突然别过头打了个喷嚏。...


这段时间码字听得都是Hammock的歌

Hammock是我最喜欢的后摇乐团了

从高中开始第一次听到这张专辑之后就喜欢上了,每张专辑都听,听很多次,从来没腻过

那个时候偶尔周末下了课会回家,坐长途车要到晚上才到

车经过城郊,远处的路灯看起来像满天星星的夜空

有些时候在路上,走着走着就寂寞了,歌应景也是原因之一吧

是很适合一个人夜里或者走路时听的歌

但是不能多听,听多了会溺水

入梦来(01)【盗梦空间paro】

     ✲

     我花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海边。

     耳边海浪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身体慢慢恢复知觉才感受到海浪拍在身上。但是脑袋依旧跟浆糊一样,意识和知觉虽然恢复了些,人还是虚弱的很。

     身体重的跟铅块一样。但是再不愿意动也得爬起来,继续待在这儿搞不好今天就交待在这儿了。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走还是爬的出了海滩...

Heroes 【上】

仿原作风格的中短篇

崇诚处于还没互相敞开心扉的状态

其实崇诚的感情戏份不是特别多

名字以后想到更好的再改

求好心姑娘推荐合适的合适的古典乐

实在不想用天鹅湖

                对地名不是很了解如果bug请不用客气的指出来                ...

写手精分试炼七题(5/7)(朋我)

1.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秦一恒死了。江烁把他的灵牌供在家里,每天仔细的拭去灰尘,吃饭的时候在对面的座位摆上碗筷,招呼着秦二吃饭。晚上做梦梦到秦二神神叨叨念着要吃红烧肉不吃卤味了。醒来后江烁有些委屈。他本来想着今天要吃烧鸡的。


2.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  

        秦一恒没有亲人,整理遗物的事便由江烁操办。江烁发现自己很久以前丢掉的打火机被好好的收在柜子里。曾经随...

安藤家的要君

继续发旧文,和上一篇一起本来是同人本里的短篇

12年说要出本,然后我现在不打算出了

大概就是崇仔和阿诚领养了小孩的妄想吧

大概就是长相和气质随了崇仔但是得到阿诚吐槽神功真传的小鬼

虽然通篇都在写那小孩,其实是在写崇仔

本来想改一改bug但是一看发现写的太烂了没法改

(你们看不下去就点击右上角,不要骂我

以前的我真是图样图森破

不过现在写的也很烂就是了


正文↓


【One】

    安藤家的儿子要君今年七岁了,到了可以自己回家的年纪。

    安藤要小朋友甩着便当盒在人群中漫无目的地...

© 须原 | Powered by LOFTER